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警队建设 > 警营文化
【散文】一对夫妻的离去
时间:2017-09-05 13:36:00    点击率:

一对夫妻的离去

牡丹江市公安局  库玉祥 

清明临近,每当这段日子里,我的脑海常浮现出我周边那些逝去的人;老人的寿终正寝,我只是怀念,而早逝的人则让我喟叹,如姜深伟夫妻。

2007年初夏的一天,我在街里见到了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的民警,他们开着车,见到我把车停了下来,摇下了玻璃。我打着招呼:“忙什么呢?”一人说:“我们刚从殡葬中心回来,一同事去世了。”因我曾在爱民分局工作过,便不由地问:“谁去世了?“刘建琴。就是姜深伟妻子。”我吃惊地说:“啊!怎么是她……”

姜深伟先于刘建琴而去!当时听刘建琴也走了,心里不免怅然。

姜深伟我是熟悉的。1993年6月间我调到爱民分局当过一段时间巡警,姜深伟是巡警大队的民警,我俩在一起工作过。姜深伟30左右岁,他给我第一印象是随意、和善,他身材不高,但挺敦实,脸上总是挂着憨厚的笑。姜深伟工作起来有种昂扬的劲头,似乎没有疲惫的时候,收集线索、传唤人,每天忙个不停;碰到疑难的案件,他就对我说:“老库,你笔录做的好,你审审他。” 一次他连破几起抢劫案,受到了领导的表扬,领导让我找电视台的作个报道,我把电视台的记者找了来。记者为了拍摄较全面的镜头,要求民警们着装、扎武装带,骑三轮摩托车等,忙碌了一上午。姜深伟不喜欢这些,发着牢骚说:“尽浪费时间整洋事,要是领导重视的话,即使把编制暂时落实不了,能多开俩钱,比什么都好。”

那时巡警大都没有落实编制,不知道领导参考什么标准,每月给每人只开103元钱,队里的人大多不宽裕,也难怪姜深伟发牢骚。不过他的牢骚弄的我挺尴尬,因为电视台的记者是我请来的。

姜深伟有些邋遢,外表不讲究。他长穿一件有些退色的灰甲克衫,甲克衫下摆的里子,被腰间佩带的“五四”手枪的机锤磨烂了。我对他说:“你该换件衣服了。”他笑着说:“嗨、对付穿吧。现在饭都吃不起呢,还买啥衣服!”后来我得知,姜深伟生活很困难,他和妻子刘建琴领着女儿租房住;刘建琴没工作,她为了挣点钱做点小买卖,有时骑着倒骑三轮车,从海林趸了鸡蛋,到牡丹江来卖。我听了这话,心里很是震动!我不知道,那近30公里的路程,刘建琴是怎么骑的倒骑三轮车!

那时刘建琴经常来找姜深伟,她往往站在远处喊姜深伟,我以为她难见外人,是个较羞涩的人;但在一次吃饭中,她改变了我的印象,她是那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一个泼辣,直言快语的女人。她和姜深伟的性格很有相似之处。我那次看着他俩想:这对夫妻这样的性格在生活当中是有好处的,他们会乐观地面对生活,最起码在生活的艰辛面前是难以退却的。

姜深伟喜欢游泳,他经常张罗去大江。于是我们就买些啤酒和凉拌菜,开上叮当乱响的吉普车到大江找个沙坑跳到水里去玩;玩累了,就吃喝起来。姜深伟饱食后,躺在鹅卵石上,晒着太阳,脸上满是惬意。这时他暂且忘却了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忧虑。

1996年6月间,我调到了牡丹江市公安局监管支队,便很少见到姜深伟了。1997年10的一天,我突然听说,姜深伟在侦破95年10月25日牡丹江市玉器厂特大盗窃案时,被犯罪分子枪杀了,另一个民警身负重伤。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没了,姜深伟的妻女怎不怀有巨大的伤悲!?

警察是高风险的职业,在大多人的眼里,姜深伟牺牲了,他们在扼腕痛惜时,很少去考虑另一层面,那就是从他参加警察那一天一直到牺牲,8年的时间,他始终没能享有规范的待遇,他没有住房,收入微薄;他在家庭、职业、社会的角度,生存的艰难、困顿、和无奈。作为一名热爱自己职业的警察,一名执法者,姜深伟以忘我的工作,努力实现法制给人们带来的公平和正义;而他自己却承受着因制度的欠缺或人为的因素给自己带来的不公正的待遇。值得欣慰的是,作为烈士的遗孀,刘建琴加入了公安队伍,落实了行政编制。当初据说住房也给予了解决。

刘建琴或许难以忘却与姜深伟的情感,她始终没有再成立家庭,自己领着女儿相依为命地生活着。可不曾想到的是,还没步如中年的她,却身患脑瘤,被疾病夺去了生命。

时光荏苒,姜深伟和刘建琴这对夫妻已去世多年。作为英烈子女的他们女儿姜晓丹,也已成为一名警察,他们若在天国有知,也应欣慰了吧!

 

Copyright(C) 2008~2016 牡丹江市公安局 ALLRights Reserved.
牡公网安备231000020000002号 黑ICP备09024617号
地址:牡丹江市东安区江南新区乌苏里路 版权所有 牡丹江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艺通网络